ALamp

一个堆放同人的地方。
禁止转载。
cp很杂,注意自行避雷。
蹲过坑的cp都会不定期掉落。

【叶蓝】呼应

很迷很迷很迷
我不晓得我在乱写什么(……
一发完结
算不上小甜饼也算不上刀
感谢食用

01

 

许博远知道自己在做梦。

 

02

 

蔚蓝的海中有光折射出斑驳的光影,许博远仰头看去,有气泡从口中吐出,挣扎着向上浮。冰凉的海水划过眼球,却不觉得难受。想象中的窒息感没有到来,海水似乎不断提供着氧气,维持着他的生命。海里什么也没有,除了光,什么都不存在。

没有植物,没有动物,甚至连微生物都不存在,海水清澈得像是冻结的蓝宝石,整片海域只有他一人。

他悬浮在这片海的中央,孤独攥住了心脏,忽然重力造访,他便这样向下坠去。坠落,坠落,一直到光线消失,一直到无尽深渊。

 

“蓝河……蓝河。”

意思完全坠入黑暗之前,有一个声音,从遥远彼端飘摇而来。许博远来不及捕捉那些音节,音节便破碎在深海的水压中。

 

03

 

许博远醒来的时候,还沉溺在刚刚的梦中,脑子里浑浑噩噩有些发懵。

他凝视着时间,猛然反应过来今天是第十区开区的日子。匆匆忙忙洗漱完,随便吃了点东西就登了荣耀,神之领域里公会里的大家正在商量着关于开荒的事。

春易老看到蓝桥春雪上线,于是招呼道:“私。”

刚刚看到消息,许博远的电话便响了。

春易老是蓝溪阁的会长,他向来懒得多打字,如果有什么事情要安排,一般都是靠打电话来进行沟通。

蓝溪阁一早就选定了许博远带领一帮人去第十区开荒,春易老这次打电话来也只是要稍微交代一下事情。不过第十区的管理大部分还是倚靠着许博远自己,春易老只是做个提示,并不会过多干涉。

许博远看着桌子上崭新的账号卡,心中微动。

 

04

 

许博远拿起账号卡,那个奇异的梦又涌上心头。他注视着用户名那栏,鬼使神差的敲下了“蓝河”。

从此,许博远便成了蓝河。

 

05

 

两次上公告,蜘蛛洞穴很快也就要通关,蓝河心中有些喜悦,却又有些莫名的不安。蜘蛛王红血!蓝河不明白自己心中的不安来源于何处,系统公告闪出时,他猛然顿住。

【月中眠,田七,暮云深,浅生离,君莫笑,第十区首杀蜘蛛洞穴!】

输出仍在继续,十秒后,蜘蛛王轰然倒下。

蓝河若有所思的停手,本应当觉得不甘,他却咀嚼起了一个名字。“君莫笑……”他喃喃自语。不知是何处的记忆叫嚣着,蓝河觉得自己忘了很多事情。

心脏的位置隐隐抽痛,蓝河听着同伴的议论,异样的感觉又涌上心头,但他没有任何证据表明自己的直觉是正确的。

他只能向前走,按着原有的道路向前走。

 

06

 

与君莫笑的交集越多,不和谐感越发强烈。他觉得一切都是正确的,却又一切都错了。

人是对的,事是对的,一切都是符合逻辑的。但是蓝河就是觉得不自然。

他注视着电脑上与君莫笑的对话,心脏再次揪紧。

海的梦再次涌来,蓝河的心境却不再安定。他拼命向前游去,周围的一切却都毫无变化。水从指缝间划过,带走身上的热度。他开始觉得冷,从心脏中弥漫而出的寒意让蓝河哆嗦不已。

那个破碎的声音逐渐清晰起来,“蓝河,蓝河。”

他能听清自己的名字了,但他不明白为何那名字会是自己第十区的账号名。

他只能听见声音,却捕捉不到那声音中的情绪。

仿佛是机械的声音,却又有着熟悉的嗓音。

是谁?

蓝河想着,再眨眼时,面前又是熟悉的界面。

对话框中,君莫笑刚刚发来新的消息。

“其他公会什么打算?”

蓝河的手敲击键盘,他遗忘了刚刚的呼喊。“……”

“说话啊!”

“老大,你以为我是你派出去的卧底吗!”

蓝河输入着文字大脑却有些跟不上节奏。

这是哪儿?

他一瞬间出现了这样的迷茫。

 

07

“还要一个白巫女的密银吊坠。” 

“强力蛛丝多少也意思点吧?”

“二十四?”

 

“各家都这样搞法,你觉得最后会怎样?”

 

“即使是职业选手,在任何团队中也要服从指挥,和大家一起去努力啊!”

 

“能杀为什么不杀?”

 

“你去蓝河那边帮一把。”

 

杂乱的文字涌入脑海,蓝河突然愣住了。

他知道每一句话的由来,却不明白这些话语之间的关联。

时间乱了,地点乱了,人却没变。

蓝河隐隐约约察觉到了什么。

“君莫笑。”他再次念出这个名字,话音在嘴边却是一转。

“叶秋大神。”

 

08

 

一切都乱套了。

蓝河捂住耳朵,刺耳的声音钻入脑海。

所有的一切都叫嚷着,刹车片的嘶吼,车轮的尖鸣,破碎声,碰撞声,人类的尖叫……

蓝河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他只有拼命堵住耳朵,那些声音却不停歇。

突然,所有的噪音都消失了。

那片海,卷着漩涡,将一个呼喊从远处推来。

“蓝河,蓝河,蓝河!”

声音焦急而不安。

 

蓝河凝视着海的远方,记忆伴随着海浪中的声音席卷而来。

他张口,几个气泡从口中溢出。

“叶修。”他无声的说道。

 

09

 

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。

蓝河心想。

那个叫君莫笑的家伙,在第十区做着最普通的事,却被各大公会仇视,联合打压。

在所有的公会都开始为了利益勾心斗角时,在兴欣中却有一群单纯的新人。

在被中草堂追杀时,那个人却因为一个约定来相救。

虽然,蓝河明白,他所做的一切都是合乎他的利益的,但是他从不会提出让人无法接受的条件。

虽然他的嘴巴很坏,但是蓝河也知道那个人有着自己的孤独与骄傲。

所以,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?蓝河也不清楚了。自己崇拜的一直是剑圣黄少天,但是,喜欢的人却变成了那个被称为荣耀教科书的人。

对,是喜欢的人。

 

10

 

蓝河看着他一步步重回那个本属于他的舞台,见证他的失败与成功。他不敢,也无法迈出那一步。

君莫笑出现在网游的时间比起先要少多了,但他还是会出现。

蓝河在兴欣公会的小号绝色也已经停用很久,当初被叶修冠上兴欣公会保姆的时候,蓝河是觉得又气又笑,而现在再想起来却觉得难过。

蓝河想,很快他就会完全走上另一条道路吧,很快自己与他的唯一一点交集就会消散在时间中吧,很快,自己的喜欢就会变得一文不值吧。

即便如此,他还是没有勇气说出口。

一旦说出口后,什么就会改变了。

蓝河不愿那仅存的回忆还要近一步变质,所以他将这份情感深埋于心。

 

11

 

“蓝河,明天我去你们那儿,有空吗?”私信窗口跳动,蓝河有点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。他斟酌着回复,小心翼翼却又拼命掩饰自己的心情。“有是有,不过找我有什么事?”

对面的消息倒是回复得很快,“找个向导啊。”理所当然又有点欠揍的语气,是习惯的口吻。

“我去!!我又不是你的小弟!”蓝河佯装生气,却又补充道:“也不是不行,下次蓝溪阁发现的野图boss你别来抢。”

“好说好说。”

蓝河盯着屏幕晃神,他像是不可置信的盯着那一行字,反复阅读之后,他突然绽放出笑容。

蓝河笑着,眼泪却充盈了眼眶。

“很快,我们连这样的对话也做不到了吧。”他喃喃自语。

 

12

 

到了约定见面的地点,蓝河有点坐立不安。他特意提前了抵达的时间,想让自己能冷静的去接待叶修,却不想这样反而让自己更加紧张。

“蓝河?”熟悉的嗓音在背后响起,蓝河一个激灵,忙转过身去。

“……大神?”蓝河犹豫了好一会,不知道应该以怎样的名字去称呼对方。叶修却被这个称呼逗笑了,他笑的时候,眉眼都舒展开。

“叫我叶修就行。”他拖着一个行李箱,看起来倒很像是来旅游的。“先陪我去一趟宾馆吧,我把东西放下。”

蓝河有些手足无措,在游戏里和叶修交流时,他能努力去压抑自己心中的情感,而面对面交流时他便开始无所适从起来。他不知道自己怎样说才不会引起对方的误会,只好简单的嗯一声。他觉得自己有些冷淡过分,刚打算抬头说什么,视线却被叶修背后一辆失控的汽车吸引。

“小心。”他下意识将对方推出,自己也重重跌倒在地。

 

随后一切都像是蓝河的想象了,因为他失去了意识。

 

13

 

蔚蓝的海中,蓝河睁开眼睛。

一切都是那般相同却又不同,呼唤的声音近在耳边,那个声音重复着,全是他的名字。

 

声音环绕,蓝河笑着闭上眼睛。

梦境结束了,他要醒过来了。

 

14

 

蓝河醒来的时候,雪白的天花板印入眼帘。他有些疑惑的眨了眨眼睛,消毒水的气味让他觉得有一丝不安。

左手上连着长长的输液管,冰凉的液体从针尖流入血管。

海水的冰冷触感还停留在记忆中,车祸的记忆也毫不留情的钻进他的大脑。他一时分不清何为现实。

右手被禁锢,蓝河有些迷茫的转头看去,病床边一个蜷缩的人影让他的心脏猛得收缩又跳动,他第一次觉得自己的生命这样有存在感。

浑身上下没有一处的不疼痛的,但是被握着的右手却是个意外。它感受不到疼痛,只有温暖从那儿不断传来。

“大神?呃……叶修?”蓝河放轻了声音,他还不太能活动,脖颈还被固定着,只有眼珠子咕噜转着。

窗边的人喃喃着,却没有醒过来。

蓝河仔细听着,许久才分辨出那几个模糊的音节是说的什么。

“蓝河。”叶修一遍遍的念叨着,像是呼喊。

蓝河勾起唇角,“嗯,我在,我没事。”他这般回应。

 

End

不晓得表达清楚没有……14之前的片段都是蓝河昏迷时混乱的意识,他以为他醒过来了,但并没有。那些只是他记忆片段的拼凑…

至于叶修的态度,应该很明显吧?

只是两个人都没有说出口www

2017-07-18 /  标签 : 叶蓝全职高手 39 7  
评论(7)
热度(39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