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Lamp

一个堆放同人的地方。
禁止转载。
cp很杂,注意自行避雷。
蹲过坑的cp都会不定期掉落。

【叶蓝】写给蓝的歌 终章

  • 酒吧驻唱叶x富二代蓝

  • 理论上来说应该是小甜饼

  • 有bug请指出,欢迎捉虫

  • 感谢影子哟影子的梗

  • 感谢食用


第一章  第二章  第三章


13

 

蓝河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身处陌生的房间,淡淡的烟草气息抚平了他的不安,铺天盖地的记忆涌来。他不能确定自己模糊的记忆是否为真实,但却已经红了脸。

隐隐约约传来的琴声似乎在呼唤着什么,又像是在证实着什么。蓝河起身,宿醉带来的头痛让他脚步趔趄。他循着琴声过去,赤脚走在地板上,从脚心传来了寒意,却仿佛浑然不觉。

 

钢琴前的背影熟悉,旋律流淌而出,陌生却充满情意。

或许是察觉到了什么,琴声停止,叶修转过头来。“蓝河?”他语气惊讶,尾音有些微微上挑,却温柔不似往常。

“是梦吗?”蓝河说着,向前走去,脚步依旧摇晃。叶修赶紧站起来接住他,在触碰到皮肤时轻呼出声。“烫。你在发烧?”叶修注意到他赤着脚,更加焦急了。“天气还这么冷,你快点再休息下。今天请假了吗?”

蓝河抓住他的手臂,眼睛里模模糊糊的看不真切。“是梦?”

叶修一把拥抱住了他,从相触的地方传递。“好暖。”蓝河喃喃。

“不是梦。”叶修说,“不是梦,一切都是真的。”他揉乱蓝河的头发,“不论多少次都会说,都会明明白白地告诉你。所以,现在去休息好吗?”

“好。”蓝河似乎安心下来。

 

叶修看着蓝河的睡脸,忍不住叹气。他轻轻触碰蓝河的脸颊,眉心微皱。

叶修走向阳台,点燃香烟,却在深吸一口之后猛烈咳嗽。他苦笑着灭了烟,又回头透过落地窗的玻璃看着睡着的人。

“我们两个,都残破不堪啊。”叶修抚上喉咙,“这样的我,怎么可能重新唱歌呢。但是,为了你高兴,我愿意相信。”

他又点燃了烟,却不抽,只是看着那烟雾缓缓向上。

 

14

 

“我想要投资那个项目。”蓝河站在自己父亲的面前,难得任性。许父抬眼看了看他,道:“你确定你不会后悔吗?”蓝河坚定的点头:“我已经决定好了。”

许父没多说什么,只是轻轻叹气,旋即点了点头。

“希望不是你的一厢情愿。”他这样说道。

 

项目的推进在有了资金的支持后变得顺利许多,但是很快又陷入瓶颈。正如一开始大家所预料到的那样,这个投资宛如无底洞,看不见尽头。

 

蓝河在一年后离开了家族的企业,他深知自己的任性在公司造成了不好的影响,于是干脆离开单干。父亲在阻拦无效后也就任由他自己去发展。蓝河自己开了家小公司,收益不多,但他仍然在支持着项目的研究。

叶修这几年也没有闲着,他虽然不能再唱歌,但是写歌之类的事情还是可以做到的,他靠着帮别人写歌,也算是有不少的收入。这些收入一部分用于生活,另一部分则也用作研究。

一开始蓝河是不愿意的,他觉得自己的投入就足够维持科研运转。叶修没有多说什么,却依旧固执己见。

蓝河不明白他为何要如此坚持,叶修看着蓝河有些迷茫却又倔强的眼神,终究还是解释道:“我知道你觉得你能负担得起,也知道你想为我好。”叶修的眸子里有着光,那光让蓝河移不开视线。“这个项目,你是为了我投资的,对吗?而我为这个项目投资,就是在为自己投资。”叶修讲得很慢,他希望蓝河能真正将这段话听进去。“我不是不想接受你的好才投资这个项目,相反,我是想和你一起承担。你要知道,钱不是唯一能表达你的善意的东西,我只是嗓子不太好,但是不需要被你养着,明白吗?”

蓝河有些费力的理解这段话,他问:“不用钱表达善意?我以为…我……”

叶修没让他继续说下去,而是将他整个儿圈在怀里,亲吻他的额头。“嗯,要试试看吗?我可以作为你的第一个实验对象。”

“好。”蓝河笑起来,紧紧回抱住叶修。

 

“蓝河,你看到我烟和打火机没?”晚上,叶修写完新曲子,想要抽烟。蓝河窝在沙发上,抱着笔记本处理文件,闻言抬头看了看他,笑得灿烂。“抽烟对嗓子不好,所以我为了表达我对你的爱,帮你处理掉啦,实验品先生。”

叶修哑口无言,并第一次领悟到,自己被自己挖的坑绊倒是怎样一种体验。

 

15

 

后来叶修还是戒了烟。

他的嗓子撑不住这样的烟瘾,医生说如果他继续吸烟,很可能会迅速而彻底地失去他的声音。于是十几年的老烟枪生生地断了烟瘾,因为他无法想象自己若真的不能讲话,蓝河该会有多么伤心。

 

蓝河这几年也变了很多,小时候他不明白怎样去表达自己的友善,而将一切都交给钱去解决。正是因为这样他才会被孩子们孤立。蓝河一直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会被冠上有钱看不起人这样的称号,直到现在他才明白过来,自己有的行为的的确确会伤到别人的自尊心。

如果不是叶修,蓝河可能会在碰很多次壁后才能明白这点,也有可能一辈子都无法明白。他感到庆幸,庆幸自己遇到的人是叶修,并且得到了永远不会离开的保证。

也正是因为这样的保证,蓝河才有信心变得更好。

 

叶修和蓝河的关系渐渐也不再是秘密,蓝河的父亲知道之后也没多说什么,只是生硬地说:“研究那边要是资金不够我会补上。”然后叶修的账户上就收到了莫名的汇款。

叶修接收到银行的通知时还觉得有些奇怪,而蓝河听说之后便开始笑个不停。“是我爸爸给你的吧。”蓝河笑着说,“他这样的意思就是同意了啊。”

叶修习惯性的摸烟盒,却摸了个空,只好将手放在蓝河头上揉了揉。“我算是知道了你为什么是这样一副德行了,和你爸爸一模一样啊。”

蓝河嗯了一声,情绪低落了不少。“我妈妈要是没走那么早的话,也许爸爸也能学会怎样正确的表达自己的情感吧。我也许也不用一路碰壁直到现在才明白自己曾经错在哪儿。”

叶修突然扶住蓝河的后脑勺,给了他一个吻。话语破碎在亲吻中,弥散在呼吸间。

 

“可是你遇到了我。”叶修结束了这个吻后,在蓝河的耳边低喃。“所以不要后悔过去,向前看,我们一起。”

蓝河没说话,重新开始了一个吻。

 

16

 

在叶修34岁那年,他失去了他的声音。

没有想象中的撕心裂肺,而是平静的接受了这个事实。只是不知道是谁泄露了风声,叶修失声这件事在网上掀起了轩然大波。愤怒的粉丝们费尽心思想要找出犯下罪行的人,阴谋论,黑料,反转,洗白,澄清……一时间在网上闹得沸沸扬扬。而叶修虽处在事件的中心,却完全无动于衷。

毕竟是6年前的事情,网上再怎么折腾也实在是没有办法找到当时的人。而且,就算找到了又如何?即便是将那人挫骨扬灰,一切也都无法挽回了。

最绝望最愤怒的时候已经过去,叶修不想再让现在的生活被重新绞碎。

他以为蓝河是最不能接受这件事的,结果没想到蓝河却是接受的最快的一个。也是了,叶修想,毕竟朝夕相处这么久,蓝河总归是成长了的。

 

他们都学会了手语,生活似乎还在有条不紊的继续。

 

而在叶修35岁生日时,他收到了意料之外的礼物。他在餐桌上发现了一个信封,里面装着一封邀请函。

邀请函制作粗糙诡谲,乍一看倒是特别像邪教组织。

与蓝河签订契约,用你一生来换你的声音吧。

硬质卡纸的背面画着简陋的地图,他一路循着找过去,最终找到了一份正式的手术通知书。通知书上贴着便条,熟悉的字体写下的文字让叶修忍不住红了眼眶。

 

[生日快乐。]

 

17

 

研究的进展叶修向来是不太关注的,所以他不知道在他完全失去声音后不久,研究便取得了重大进展,剩下的只是些细节的反复实验与确定。也就是说,那时候的蓝河就已经知道叶修迟早能取回自己的声音。这才是他能保持冷静的根本原因。

 

手术顺利。

 

作为这项技术的第一个受益人,叶修感到无上的荣幸与幸福。

他失去的找了回来,而他得到的远比丢失的要多。

当他用沙哑的声音念出蓝河的名字时,他们两个都忍不住哭泣。泪水有时候不是悲伤,只是压抑了许久的情绪混杂着喜悦而已。

 

新闻铺天盖地的席卷,叶修的声音失而复得让所有粉丝又惊又喜。也有人揣测这是恶意的炒作,其实叶修根本没有失去声音。但在这项技术让更多人受益之后,这样的声音渐渐消失殆尽。

同时,作为投资人,蓝河的名字也被更多的人所知晓。人们好奇他与叶修的关系,却一直得不到证实。

而叶修则在能发声后立刻进行了系统的康复训练。他太久没有发声,而刚刚被修复的肌肉组织等也不能立刻承受高强度的声乐训练。

但是一切都在渐渐好转。

 

终于,在叶修38岁的那年12月14日,他的新专辑《蓝》发布。

 

十年……人的一生能有几个十年?

而在最好的这十年里,叶修却在莫大的痛苦中挣扎。世人只看得见光明与荣耀,却总有一个特别的人能记得那光背后的痛苦与深渊。

 

这张专辑,实际上是叶修送给蓝河的生日礼物。因为专辑的第一首歌,正是十年前,蓝河醉酒后醒来时听到的那一首。

它的名字叫做——

 

《写给蓝的歌。》

 

18

 

“为什么你明明知道我叫许博远了,还是要喊我蓝河?”

 

“因为全世界都叫你许博远,而蓝河永远是我一个人的蓝河。”

 

End.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完结啦

有点喜欢这个设定了,再次感谢影子w

一开始有点崩溃,不知道富二代蓝这种设定要怎么写下去,后来真正动笔之后发现似乎也没有那么难写。

很自然的就写下去了,还挺高兴的。

这篇里的蓝河和叶修都有一些小小的不完美,就像任何一个普通人一样,所以能一起变好对于我来说就是最棒的事啦。


好啦,这篇就到此结束啦,或许以后会掉落番外,嘛,也说不定啦。

人生就是要有些惊喜才有趣呀。


谢谢大家的爱心和小蓝手,也非常感谢给我评论鼓励我的各位小天使!

我们来聊聊天吧!

评论(18)
热度(113)